首页 - 财经
快速评论

万通停牌,江湖想起一些往事

来源:深蓝财经 浏览: 2021-03-25 19:45:52
3月22日晚,证券时报e公司报道称,从可靠信源处获悉,万通发展控股股东嘉年华东方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嘉华控股”)因与涉高利贷转贷有关,日前被公安部门立案侦查。次日,万通发展就向上交所披露了公告,称因重要事项未公告,全天停牌。据证券时报e公司报道,该案件涉案资金规模高达数亿元,属特大案件。随后,在3...
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QQ空间

3月22日晚,证券时报e公司报道称,从可靠信源处获悉,万通发展控股股东嘉年华东方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嘉华控股”)因与涉高利贷转贷有关,日前被公安部门立案侦查。

次日,万通发展就向上交所披露了公告,称因重要事项未公告,全天停牌。

据证券时报e公司报道,该案件涉案资金规模高达数亿元,属特大案件。

随后,在3月23日稍晚时间,万通发展发出公告回应。公告称,嘉华控股并未收到公安部立案侦查的任何通知文件,向报道中涉及的北京和祥恒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提供的借款均为自有资金,并不存在和祥恒主张的高利转贷行为。

虽然否认了高利转贷行为,但是并没有否认与和祥通、和祥恒之间的借贷纠纷。并表示,嘉华控股与和祥恒公司发生的借款合同纠纷已于2019年4月向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该借款合同纠纷目前仍在审理过程中。

 超10亿元借贷纠纷

据证券时报e公司报道,该借贷纠纷,是一场本息合计超过10亿元规模的债权债务之争。

据企查查显示,2019年,嘉华控股曾以借款合同纠纷为由,将北京和祥恒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祥恒”)告上法庭,案件合计诉讼标的为10.3亿元。从2019年6月13日第一次开庭到2021年3月22日最近一次开庭,已经开庭15次。该案件目前仍在审理中。

要追溯嘉华控股与“和祥系”(即北京和祥恒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北京和祥通实业公司)的借款纠纷的源头,就要从10年前说起。

2011年,“和祥系”的掌舵者吴晨因工程款问题出现流动性危机,北京嘉华筑业实业有限公司(嘉华控股的曾用名)作为甲方,向北京和祥通与和祥恒两家公司按照24%的年化率多次发放借款,以解决“和祥系”相关债务问题。

同时,和祥通以持有的北京联星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联星公司”)49%股权及和祥恒70%的股权质押给嘉华控股,并以其开发的康斯丹郡项目可供销售的房屋委托给嘉华控股指定的代理机构销售,销售所得优先用于偿付嘉华控股借款本息。

并且在借款协议签署后,北京和祥恒公司的公章、康斯丹郡项目网签U盘都由嘉华控股掌控。

原本双方的合作还一切顺利开展。但是2016年开始,由于对补充协议和付息产生分歧,双方的关系开始变得紧张。

“和祥系”认为,在2016年初通过康斯丹郡项目的售房款,已经完全偿清了借款,另外嘉华控股反而还倒欠祥和恒1.9亿余元。而嘉华控股认为,和祥恒从嘉华控股的贷款本金应为4.2亿元,另外和祥通还拖欠了嘉华控股1亿元借款。

另外,由于和祥恒70%股权被质押给了嘉华控股,吴晨本人还与和祥恒对薄公堂,争夺公司控制权力。

和祥系与嘉华控股的借款纠纷也把万通发展拉下了水。2014年王忆会通过嘉华控股入主万通发展的巨额资金是从哪来的?

冯仑与王忆会的股权之争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嘉华控股的实控人为王忆会,也就是现在万通发展的实控人。

王忆会曾经还是万通借壳的主体,先锋股份的创办人。2002年,冯仑携手万通星河入主先锋股份,成为其第四大股东。随后通过股权转让,分置改革等手段逐渐成为先锋股份的第一大股东。随后,将先锋股份更名为万通先锋,宣誓主权。

冯仑的举动激怒了王忆会,随后的一年里,王忆会开始了反击。王忆会与郭五一在内的另外几人联合成立嘉华筑业,入主万通先锋,并以仅低于万通星河4%的持股比例成为第二股东。但被冯仑以证监会要约豁免未达成的前提,受让第二大股东嘉华筑业、第四大股东裕天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11.59%和4%股份,万通星河持股比上升至44.57%,拿下公司控制权。

2007年,万通先锋最终更名为万通地产(万通发展的曾用名),实现了借壳上市。

反击失败的王忆会黯然离场。在2009年王忆会先后减持了万通地产股份,到了2009年底,嘉华筑业的持股比已经下降至0.93%。

王忆会的身影也逐渐在外界消失,除了手上还有少量的股份之外,王忆会与万通地产似乎没有任何关系了。

但事实上,王忆会还在寻找机会“报仇”。

王忆会把重心放在了嘉华筑业上。通过收购其他股东股权,王忆会巩固自己嘉华大股东的身份,并把嘉华筑业更名为嘉华控股,然后等待机会的到来。

由于万通转型工业地产导致其陷入困境。2014年,冯仑开始寻求资本输血。王忆会知道,机会来了。同年4月,嘉华控股出资3.7亿元收购万通地产大股东万通控股24.79%股权,与天津泰达集团并且第一个大股东。随后又以9800万元的价格收购万通御风49%股权,万通御风持有万通控股13.81%股权。此时,王忆会已经获得万通控股的控制权,冯仑手中仅剩下20%的股份。

收购万通御风后,万通地产发布公告宣布一项定增计划,拟以每股4.3元的价格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0.5亿股,主要买家为嘉华控股。定增历时一年才完成,定增后,嘉华控股在万通地产的持股比例达到了35.66%,成为万通地产的第一大股东。

王忆会卷土归来

也难带领万通走出去

据万通发展1月29日发布的2020年业绩预告显示,公司预计2020年1-12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000万至6000万,同比下降90.08%至93.39%,房地产开发行业平均净利润增长率为-7.89%。

事实上,从2019年开始,万通发展的营收就出现大幅度下滑。据财报显示,万通发展2019年实现营收11.03亿元,同比下降了69.74%。而截至2020年三季度,营收累计10.32亿元。

虽然王忆会入主万通,但转型依旧没能有起色。

冯仑执掌万通地产的巅峰时期,万通地产无论是本金还是营收,在中国行地产企业中都能排进前十。但现在,万通已经多年没能登上房地产百强榜了。万科、恒大、龙湖等市值已经达到千亿级别,万通市值目前只有120多亿。

在嘉华控股入主万通地产后,王忆会请来的职业经理人江泓毅、李虹、马健分别当选董事长、董事。

但在2016年冯仑全面退出万通地产,王忆会成功成为万通实际控制人后,2018年1月,王忆会被正式任命为万通地产董事长,但这个位置还没坐足一年,王忆会却突然提出了辞职。

2019年5月,王忆会以工作原因为由,请辞董事长职位。但仍然保留实控人身份。

王忆会辞职后,董事长之位就再次由职业经理人江泓毅担任。但才过了半年左右,江泓毅就辞去了董事长职位,并且不再担任公司董事,总经理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职务。辞职原因则是“工作原因”这个模糊的说辞。

据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分析,江泓毅和王忆会两人频繁交替董事长职位,可能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涉及重大交易事项,老板为把控过程与风险,可能会直接到前台来;二是涉及重大责任,经理人往往承担不了,老板只好自己出来承担。

这个重大交易事项或责任,是否就是超过10亿的借款纠纷呢?

离开万通后

冯仑在干啥?

为了带领万通顺利转型走出困境,2020年8月,王忆会还将万通地产更名为万通发展。

相比被转型烦的焦头烂额的王忆会,冯仑的日子过的真是潇洒不少。

离开万通的冯仑,陆续在自媒体、脱口秀、直播、发射卫星等领域有所动作。

冯仑还投资了女儿冯碧漪的风火传媒,凭借自己多年在商海纵横的经历和影响力,还搞起了脱口秀——冯仑风马牛。同名财经自媒体也随后做了起来。据天眼查显示,冯仑风马牛还获得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旗下的杭州巴九灵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的投资。

2020年,冯仑又和女儿推出谈话节目《共识》,与王石、潘石屹、张朝阳、俞敏洪等知名商业人士、企业家对话。

2018年,冯仑主导了“风马牛一号”卫星发射升空,是国内首颗私人卫星。冯仑还打算利用这颗搭载4K全景镜头的卫星进行太空直播。

冯仑在2019年底还曾表示,想在2020年写一部小说。

房地产商这个标签,在他身上逐渐淡去。一个全新的冯仑正在向公众展示。

据企查查显示,目前为止,除去已被注销的企业,冯仑共在9家企业担任法人,对外投资15家公司,在30家企业任职,涉及房产、体育、科技、传媒、软件、文旅等行业。

走出去的冯仑与陷进去王忆会,谁才是真正的赢家呢?


深蓝财经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

热门资讯
财经风向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狠狠色很很鲁在线视频播放